RoboMaster 2019 我们仅在在总决赛短暂停留,明年会更好的!
本文日记向 不希望太多人看到(/ω\)

RM这一年

雨夜

三天的小组赛后我们就出局了。匆匆离场的结局在国赛前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不是签运的问题,总决赛的各个队伍比起分区赛变强了很多很多,实力差距变得越来越大。
最后一天晚上,全队一起去吃烧烤,我和浩然就坐在队长的对面。虽然在最后的几天里超级电容彻底凉了,但我还是用‘电容就算正常,我们照样被暴打’的理由来安慰自己,但是我真的是这样想的吗?事实上超级电容模组在4月份功能已经基本验证成功了,理应在分区赛与国赛投入使用的。然而在分区赛只有一个正常运行了几场,总决赛甚至一个都没有。我常常想,如果有了电容,英雄便能正常活动,更不会在下坡追击时翻车,操作手整体是不是就能抓住时间发起进攻而不是被动防守直到输掉比赛。但这一年的结局已经是这样了,我喜欢SuperPower,但也对不起战队,对不起队长、老皮和俞彦嘉。
觥筹交错,酒消除了沦为败者后沉闷的气氛,屋外正是大雨。

一年

总决赛也宣告着我大二的结束,可以说我这一年生活的主体便是RM,但是说实话我真的没有做出什么成果出来。在正是协助浩然做超级电容模块后,我可能已经被问了几百次诸如‘超级电容能不能行’‘电容什么时候好’‘我们会不会有电容’,我给出的都是肯定(又模糊)的回答。在分区赛后我们俩都发誓(?)总决赛一定要让电容上车,但结局仅仅只是这样。
RoboMaster这个比赛应该是我在高中时便注意到的,当时应该是Dji Mavic出现后的没多久,在感叹DJI黑科技的同时我也对这个比赛有了很大兴趣,终于在我大二搬到嘉定后加入了这了同济SuperPower的团队,虽然入队时有许多想法,但渐渐的只能接受自己菜的事实。第一学期是作为电控组步兵的一员,一开始就是学习STM32、熟悉上届的代码、调调云台的PID之类的任务。在只用过Arduino的我看来stm32真的是有些恐怖,仅仅是初始化一个GPIO就那么麻烦,时钟和中断什么的更是让人头疼(现在也没搞懂...)。虽然我是经常呆在实验室,但我又做了什么呢?仅仅是熟悉了下32吗....而平时的松散更是埋下了期末的祸根,由于经常晚睡/失眠,早上的课对我来说基本是无效的,而我又为了赶时间尝尝抄作业,想着以后再补(并没有)。在期末前我才翻开课本开始学习,心态爆炸(毕竟真的菜),终于所有专业课都拿了中,从此也就与保研无缘了。
在下半学期我就转为硬件组,正式开始协助超级电容模块的制作,虽为硬件组,实际只有2人。在浩然dalao的带领下渐渐熟悉了AD的使用,之后主要做了用于电容控制的STM32F103核心板和配套程序以及各种规格的超级电容保护板,还有一些没派上大用的模块。在四月份左右电容模块终于初具雏形,但之后由于拖延、电路debug和未考虑的电机制动反向电动势的原因在分区赛并没有成功发挥作用。记得分区赛时电容全凉的那个早上,浩然非常失落,我们也非常肯定国赛后会给所有车加上电容,但最终一个都没有。我在分区赛回来后便开始补之前欠下的课程和作业,期末虽然又拿了的毛概以及英语的中qwq,但成绩也比上学期好看,而浩然在那时也在忙转专业的事。期末后又进入了小学期,我虽然较为清闲但由于浩然不再无法对电容主板进行修改(今天看看都是借口),而浩然则是有着很繁忙的小学期以及一件很重要的事,于是又错失了机会,后来由于时间很紧有很多的错误...凉凉

责任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但是想要一件事成功,必须承担起等价的责任,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要坚持去做。这应该就是RM这一年给我最大的教训。超级电容原理性已经在4月验证完毕了,但最后还是没有实物,这也是我们把把基地被打爆的原因之一吧。
从始至终我一直都把自己定位为浩然的协助者,负责的也是较为简单的电容周边模块与控制通讯的部分,而对于超级电容最为核心的双向开关电源的制作只起到了旁观与帮忙拿风枪的作用。如果我早一些、再多承担一些责任就好了。
oneyearboard.jpg
纪念 硬件组一年的板子(っ °Д °;)っ

emmm,感觉明年估计得准备考研,做完电容后就只能退队了qwq。

Last modification:August 14th, 2019 at 12:59 a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